描述
联系电话:028-84856676

高考前夜

浏览: 时间:2021-04-05

晚上8点,县一中晚自习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。我赶紧收拾好书本,骑上自行车。我成绩不算太好,妈望子成龙托人给我找了个二中老师当我私教。一中二中在县城的两个方位,20分钟自行车的距离,在小县城算是很远的了。

  我气喘吁吁骑到二中,停好车上楼。他的夫人过来给我打招呼,让我稍微等下。印象中他夫人戴了个眼镜,笑嘻嘻的。他们有个小姑娘,好奇地看着我,我也盯着小姑娘笑。我数学成绩一般,总是很羡慕父亲是数学老师的人。

那个时候私教不多,就算给钱还是要看面子。老师很不错,轻言细语,不像上大课的老师一样充满了训斥威严。他很详细为我解说了答题思路,然后问我听懂了没。我下意识说听懂了。他说,那你再复述一次。

我一下犯了难。我在高二的时候已经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,服用安神补脑液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完全无法集中精力。老师说什么我都无法听进耳中,只想尽快结束补习回到家中。虽然神经衰弱的另外一个症状是失眠,但失眠毕竟是自己折磨自己,总比别人折磨自己强。每次补习45分钟时间,到了点吴老师也是无可奈何,让我回家好好复习,我才如释重负,就像刑满释放一般。

二中回家的那一段路一直没有修缮,坑坑洼洼。我下了楼,骑着邮电局的自行车上下颠簸着回家。宜黄的冬天很冷,风夹着蒙蒙细雨打在脸上,在脸上凝成水滴。我想到家里还要承受失眠的折磨,不由放慢了步伐。雨水冰冷,至少还有提神的作用。

到了家里已是晚上十点,妈妈给我冲了一杯牛奶,嘱咐我不要学得太晚,我咕噜着答应。大多数同学都是复习到深夜,然后告诉其他同学自己从不熬夜。这个也很能理解,那时候高考名额有限,北大清华在全省总共就招生几十个人,你考上了就意味着别人落榜。县城的这些小狡黠高中时候就已经体现了出来。

那时候的小县城很不发达,大家经济条件都差不多,有钱没钱很难通过外在体现。有次去同学家里看到地上放了一箱健力宝,让我惊叹了好久。相对于钱财,会读书才是最厉害的。一中校门口贴了一个红榜,按照分数高低排列出每年考上大学的学生,光荣榜经过雨水浇水刷后褪成白色,学校也一直不肯撕掉。每次经过都要让我心里紧张一次,让我的神经衰弱雪上加霜。

今天回想起来,所谓会不会读书和上进心并无必然联系。这个和做生意一样,有哪个做买卖的没有上进心赚钱?只不过读书还是有基因关系的。前几天我五岁的孩子在车上用英语抱怨同学很笨,数学成绩不好。He does not even know 40+42=89!某某很笨,连40+42等于89都不知道!听得我哭笑不得,英语和数学真是随了他爹了。

妈妈回了房休息。我把老师讲的题目拿出来再看了一遍,还是没有头绪,过了一会腰却痛了起来。那个时候条件有限,没有专门的学习桌椅。我把四方餐桌征用成书桌,凳子就用床替代。虽是因地制宜,不过高度不合适。很不舒服。我怕这些是客观不努力找的主观借口,一直也不敢找家人说更换书桌的事情。这几年科技发达,我在家中都换上了可升降的办公桌再配上顶级办公椅,报复性补偿了下当年的自己。

到了晚上12点半,我卸下了心理包袱,终于可以睡觉了。我眼中的失败分成两种,努力过的失败和不努力的失败。现在想想真是有点幼稚。成绩不好也就罢了,连觉都没有睡好,人财两空。不过老师每天给我们教育都是谁的成绩好出了国当了官,谁的成绩不好『打了流』成了街头混混的故事。说来讽刺,小地方的最好的教育方式是让我们考上好大学,然后离开这个地方。

我上了床,弟弟迷糊着说怎么还没睡。我没搭理他,卷起他的被子把自己裹住。想起初中时候父母给我安排了邮电技校的事情,心里有点后悔。迷糊间我来到了山野,突然遇到一伙强盗拿着刀追杀我。我很害怕拼命奔跑。到了悬崖边上突然脚下一滑,我往万丈深渊跌下去,越跌越深。

我惊醒地坐了起来,浑身是汗。原来是一场恶梦。

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我回味着刚才的梦,后怕不已。我担心再次坠入梦中,试图起床再去重温晚上的数学题,无奈还是无法集中精神。看看旁边酣睡的弟弟,心中更是烦躁了起来,我睁开双眼留在床上,慢慢看着天从窗边亮了起来。